艰难的维权之路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6日
       在我告诉你我的经历之前, 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向你展示一些人在他们的誓言背后有一颗罪恶的心。二是用我的血淋淋的教训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 要有法律意识。当您的合法权益受到非法侵害时, 您必须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 不要轻易相信他人的承诺。我叫周一博。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名称是株洲科能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能公司)。公司位于湖南省株洲市河塘区金山工业园, 可通过GOOGLE地图找到。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科能公司总经理赵克峰。 2010年8月初, 我去科能公司上班, 没想到只工作了半年, 一场意外就毁了我的人生。 2011年1月15日, 科能公司举行了公司成立十周年庆典。根据公司要求, 每位员工都必须参加。白天开会, 晚上在公司食堂吃饭。晚饭后, 科能还安排了一些娱乐活动。晚上9点左右, 科能总经理赵克峰吩咐人去买烟花。我作为旁观者,

在公司办公楼一楼大堂观看。正看的时候, 突然觉得左眼一阵剧痛。当我用手触碰它的时候, 它浑身是血, 眼前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清楚。随即, 科能公司将我送往株洲市一家医院进行抢救, 开始了我漫长的救治之旅。后来在医院才知道, 眼睛被放在写字楼前, 放着水平爆炸的烟花。爆炸。
        1月15日受伤一年多以来, 先后在株洲第一医院、三三眼科医院、中南大学湘雅第二附属医院、中山大学眼科中心四家医院看病.左眼是人工操作的。晶状体移植、黄斑裂孔修复手术。但由于眼部损伤太严重, 治疗效果很差。受伤前, 左眼视力在1.0以上, 但到目前为止, 左眼只有光感, 一只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事实上, 它和失明没有什么不同。经法医鉴定, 左眼构成6度残疾, 同时还会引起继发性青光眼,

需要终身治疗。右眼也有感染青光眼的风险, 需要长期定期检查。面对如此残酷的结果, 很长一段时间, 我都不敢去想我以后要怎么过日子。盲目的阴影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我。只能严格遵照医嘱, 不要去光线太强或太弱的地方。 ,

定期复查, 定期点眼药水。我害怕失明。我才20多岁。我还有一位老母亲支持我。如果我失明了, 世界不会为她崩塌吗?幸运的是, 在我的治疗过程中, 我的亲友帮助了我很多, 为我筹集了治疗资金, 咨询了青光眼医生, 给了我很多启发和精神上的启迪。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 克能不给我工资和医药费, 我的眼睛已经瞎了, 我的生活会变得难以想象。自2011年1月工伤后, 科能公司不仅不积极配合救治, 反而千方百计推卸责任, 阻碍员工维护自身合法性。
       权益。这是鲁迅先生的一句话, “有些人还活着, 但他们已经死了。”他们的行为令人发指。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可耻行为。我受伤后, 科能公司的赵克峰打电话给我, 发誓我一定会治疗, 不会担心治疗费用。当时科能公司支付了5000元, 我相信了他的话。住院的头几天, 这5000元几乎花光了。随着治疗的继续, 科能公司开始以各种理由敷衍我, 麻痹我。我还清楚的记得, 眼压持续下降的时候, 医生建议我转去湘雅二院, 湘雅二院的专家建议我马上住院手术, 再耽误一天会增加风险。于是我多次给赵克峰打电话, 希望能从公司借一点钱, 或者先把病假期间的工资发给我。他的回答是, 公司肯定会承担治疗费用, 这次我必须先付钱。手术时, 会派人处理此事, 住院后报销。由于情况紧急, 我只能向亲戚借钱治疗。手术结束后, 我多次去公司找他, 他要么避而不见, 要么回避其他领导。结果是:等你回来工作。这时我才明白, 赵克峰一直在敷衍我。他向律师咨询了如何避免工伤赔偿, 我却被蒙在鼓里, 傻傻地等着回去工作报销医药费。所谓的治疗费用负责, 所谓住院后报销, 都是赵克峰的诡计。湘雅左眼做完手术, 一时间看不清楚。经多方咨询, 中山大学眼科中心查明原因, 进行黄斑裂孔修复手术, 控制病情持续恶化。两次手术期间, 公司没有派人问任何事情, 也没有支付一分钱的医药费。全部向亲戚朋友借钱凑齐, 光疗费用10万多元。而这个数字只是个开始, 连持续治疗的费用我都不敢去想。这么多钱, 我怎么能成为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我来自农村, 父亲早已去世, 母亲辛辛苦苦培养我上大学。无底洞?第一次手术后, 我向株洲市劳动局申请了工伤鉴定。工伤证明文件需要证人证言。当我向公司的同事解释情况时, 没有人敢站出来写下这么简单的陈述。
       打听后得知, 是赵克峰已经召开了员工会议, 专门就此事发表声明, “谁说这件事, 谁负责到底”, 因为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公平的事, 没人愿意提。因此, 工伤认定被搁置。之后我去了很多政府部门, 他们都说“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无奈之下, 当我不知道如何维权时,

我只能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权。现在与科能公司的官司正在进行中。去年12月, 株洲市河塘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 现已发回重审。河塘区法院继续开庭审理, 中间的跌宕起伏难以形容。河塘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驳回了我未办理工伤程序的上诉。后来我们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裁定撤销河塘区法院的裁决, 发回河塘区继续审理。中间, 更加体会到了科能公司的“好意”。为推卸责任, 科能公司居然找到了为公司十周年庆典购买烟花的员工, 证明购买烟花是员工个人行为, 与公司无关。我对此无话可说。但我想对那些作证的人说一句话, 你还有什么工作要做。摸摸你的胸膛, 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再说了, 你这样做, 不怕过河拆桥吗?远见!官司还在继续, 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虽然我是受害者, 虽然我有充分的证据和法律支持, 但其中一些是不为人知的。曾经有朋友告诉我, 打官司有很多套路。他们有钱有势(赵克峰是株洲市人大代表), 一个小普通人能告他们吗?手臂不能扭大腿。我确实看到了这个事实, 也听到了很多。权力大于法律的现象时有发生。
       我是一个没有钱也没有权力的小普通人。只能请天涯的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 让那些阴暗的秘密暴露在法律的阳光下, 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让那些人胆战心惊的事情。